Sayonara Google Reader

  人生之中重要的事情来得总是非常突然。
  有时候是因为完全没有准备的措手不及。
  有时候是因为准备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

  

Part 1

  农历四月十二。宜:动土、开仓、嫁娶、纳采;忌:出行、会友。
  我的目光扫过用一种写意姿势徜徉在衣柜拉手上的老皇历。说来奇怪,老板明明是经过许多年马克思主义哲学浇灌出来的坚定无神论者,干嘛买这个玩意还天天认真准时整点的去拽日期下来?搞不好只是想名正言顺地享受把什么东西搞坏的快感吧。仔细想想,老皇历真是一种悲哀的物件,正确的使用方式就是每天去肢解它身体的一部分,直到解无可解,分崩离析。善哉善哉。
  “所以说,你的想法完全不对。”
  聊天窗口发出清脆的滴滴声,提醒我作为一个现代人,别分散太多的注意力在封建迷信的老传统上。
  “哦……那你的意思是,承担相应的责任的基础是获得同等的利益或者报酬?”
  虽然我心里边儿盘算的是如何让对面窗口这位这冬天起床要靠暖气、夏天起床要靠太阳的冷血动物别再打扰我不算太宝贵的休闲时光,可惜现在还不能随心所欲的猛戳聊天软件右上角的小红叉——我若如此做,必须丢掉所有写着节操的手牌。
  “对呀。不劳动者不得食,不得食者不劳动。很简单吧?”
  太简单了,难度和鼠标左键敲开左上角的砖块,屏幕中间的小人就会带上墨镜的自定义关卡一样。啊,现在好像改成屏幕下面扫过一条直线了?
  “没钱可以挣的工作绝对不干。”不给我中途上位的机会,对方利用媒体宣传机器成功的让聊天窗口顶端的“正在输入”获得了第二届连任——“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冷酷有点无情有点万恶的资本主义?不过要是换个角度看,这就等于拿了钱就负责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嘛。你看,最能督促你的人不是学生时代的亲爹亲娘,就是职场里面的顶头上司。怎么说都把握着你的经济命脉不是?”
  唉。所以说我不喜欢和女人讲道理,特别是思想政治课光明正大睡觉的女人。如果就此丢盔弃甲缴械投降,社会主义价值体系在我身上的努力就要被化整为零了。不想喝敦克尔克的海风就得顶住,年轻人!
  “能力越强,责任越大。”
  我决定用蜘蛛侠的台词开个反击的好头。至于为什么引用蜘蛛侠——当然是因为屌丝英雄很酷很有带入感啊!
  “对于迫于生计的普通人,也许要求付出和投入平衡是合适的。”
  “但并非一向如此。能够轻易改变规则的个人,能够简单影响群体的组织,能量无与伦比的独裁者,用金钱标准衡量他们的责任是危险的。事实上,人类涉及重大问题的责任划分一直采用的是某种价值观,或者说道德标准。”
  没想到对方完全不把我的反击当一回事。糟糕,用力过猛好像扭到腰了。
  “因为人类搞错了嘛。你不觉得道德标准比起金钱衡量更不公平吗?一种产品的畅销与否决定了它是不是受欢迎,一间公司的满足社会和消费者需要的程度决定了他的利润。所谓多劳者多得,为社会贡献越大的人挣的越多嘛。然而价值观有统一的度量单位吗?是十进一还是百进一?两个五百毫升价钱顶得上一千毫升,莫非能以此类推,给一位老弱病残孕让座两次等于给两位让座一次吗?”
  而且对方还看准我下盘不稳,对准腰眼补了一脚。加把劲啊年轻人,英吉利海峡的水花已经在舔的你的鞋跟了!
  “这种把经济回报作为唯一价值衡量标准能够成立的前提是,每份工作获得的金钱都能完全反映了工作对社会的贡献,并且每个人寻找和参与工作的能力都是相同且公平的。”
  金钱从来不是公平的东西。
  “但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假如有上帝,肯定觉得世界和平比世界公平要容易多了。明明都是平字辈,待遇的差别还真大。
  “……说的真好,我都想给你鼓掌了——没办法,就窗口抖动一下聊表心意吧。”
  she has sent you a nudge。
  “但是呢——”虽然我无法直接用自己的双目确认,但是可以肯定对方咪出一个捕食者特有的精悍眼神“我有一个新闻要跟你说——”
  
  忽然手机传来一阵每天都要反复聆听的夺命催魂音。真是恰到好处的不想接啊……
  “等一下。我老板的短信。”
  “啊,带我向领导问好呀。”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我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现在下楼,老地方见。你妹”
  哦,老板的短信落款风格还是如此容易使人陷入愤怒的情绪啊。
  “我得走了,下回再聊。”
  “好哥哥嘛,能用来轻松打发掉我的理由可不多,能理解能理解。快去快回啊。”
  快去是真的快回还真不好说啊。
  对于老板这种我行我素从来不体谅他人心情的家伙,老地方的位置永远取决于她本人距离该处的最小值和给他人带来不便的最大值。城市公交系统快救小的一命!
  我慢慢挪动到楼下不远的公交车站。带有我国特色的空气中混合着北半球夏季内陆远海地区特有的阳光一起给了我一个下马威——翻译成简单易懂的现代汉语,就是在空调窗帘房间待的太久,突然被光晒风吹的有点儿睁不开眼睛。
  就在我双眼被明晃晃的太阳照的泪水横流,大脑盘算着待会如何应付老板纠缠我的108个问题的时候,一辆卡车按照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的原理向我横冲过来。而且非常遗憾的是,两点之间没有障碍物存在。
  据说,人死之前有加场的PPT,按照时间顺序帮你回顾自己宝贵的一生。若是当真如此,死其实不能算一件太痛苦的事情——至少有一场电影的时间让你慢慢消化这个不可改变的事实。不过话说回来,痛苦不痛苦还是取决于活着的时候干没干让自己脸红心跳用头拆墙的事情。看个把钟头羞耻回忆录……哦,上帝还真是一个善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上帝。
  就在我内心琢磨这些至今从来没有考虑过的鸡毛蒜皮破事的时候,我的身体正忙的不可开交。先凹个大坑,再飞个抛物线,落地的同时顺便完成转体2160度的高难度动作,最后还要专注于支离破碎和分崩离析。
  啊,我的几何知识没落下,果然是两点之间直线最短。

  人生之中重要的事情来得总是非常突然。
  有时候是因为完全没有准备的措手不及。
  有时候是因为准备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
  比如死亡,这种事情。
  下次出门之前翻翻老皇历吧,今天还真是不易出行啊。
  
  唉,吾妹大概是要生气吾迟到了。

  
  

Part 2

  农历四月十二。宜:动土、开仓、嫁娶、纳采;忌:出行、会友。
  我的目光扫过用一种写意姿势徜徉在衣柜拉手上的老皇历。说来奇怪,老板明明是经过许多年马克思主义哲学浇灌出来的坚定无神论者,干嘛买这个玩意还天天认真准时整点的去拽日期下来?搞不好只是想名正言顺地享受把什么东西搞坏的快感吧。仔细想想,老皇历真是一种悲哀的物件,正确的使用方式就是每天去肢解它身体的一部分,直到解无可解,分崩离析。善哉善哉。
  “所以说,你的想法完全不对。”
  聊天窗口发出清脆的滴滴声,提醒我作为一个现代人,别分散太多的注意力在封建迷信的老传统上。
  “哦……那你的意思是,承担相应的责任的基础是获得同等的利益或者报酬?”
  虽然我心里边儿盘算的是如何让对面窗口这位这冬天起床要靠暖气、夏天起床要靠太阳的冷血动物别再打扰我不算太宝贵的休闲时光,可惜现在还不能随心所欲的猛戳聊天软件右上角的小红叉——我若如此做,必须丢掉所有写着节操的手牌。
  “对呀。不劳动者不得食,不得食者不劳动。很简单吧?”
  太简单了,难度和鼠标左键敲开左上角的砖块,屏幕中间的小人就会带上墨镜的自定义关卡一样。啊,现在好像改成屏幕下面扫过一条直线了?
  “没钱可以挣的工作绝对不干。”不给我中途上位的机会,对方利用媒体宣传机器成功的让聊天窗口顶端的“正在输入”获得了第二届连任——“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冷酷有点无情有点万恶的资本主义?不过要是换个角度看,这就等于拿了钱就负责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嘛。你看,最能督促你的人不是学生时代的亲爹亲娘,就是职场里面的顶头上司。怎么说都把握着你的经济命脉不是?”
  唉。所以说我不喜欢和女人讲道理,特别是思想政治课光明正大睡觉的女人。如果就此丢盔弃甲缴械投降,社会主义价值体系在我身上的努力就要被化整为零了。不想喝敦克尔克的海风就得顶住,年轻人!
  “能力越强,责任越大。”
  我决定用蜘蛛侠的台词开个反击的好头。至于为什么引用蜘蛛侠——当然是因为屌丝英雄很酷很有带入感啊!
  “对于迫于生计的普通人,也许要求付出和投入平衡是合适的。”
  “但并非一向如此。能够轻易改变规则的个人,能够简单影响群体的组织,能量无与伦比的独裁者,用金钱标准衡量他们的责任是危险的。事实上,人类涉及重大问题的责任划分一直采用的是某种价值观,或者说道德标准。”
  没想到对方完全不把我的反击当一回事。糟糕,用力过猛好像扭到腰了。
  “因为人类搞错了嘛。你不觉得道德标准比起金钱衡量更不公平吗?一种产品的畅销与否决定了它是不是受欢迎,一间公司的满足社会和消费者需要的程度决定了他的利润。所谓多劳者多得,为社会贡献越大的人挣的越多嘛。然而价值观有统一的度量单位吗?是十进一还是百进一?两个五百毫升价钱顶得上一千毫升,莫非能以此类推,给一位老弱病残孕让座两次等于给两位让座一次吗?”
  而且对方还看准我下盘不稳,对准腰眼补了一脚。加把劲啊年轻人,英吉利海峡的水花已经在舔的你的鞋跟了!
  “这种把经济回报作为唯一价值衡量标准能够成立的前提是,每份工作获得的金钱都能完全反映了工作对社会的贡献,并且每个人寻找和参与工作的能力都是相同且公平的。”
  金钱从来不是公平的东西。
  “但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假如有上帝,肯定觉得世界和平比世界公平要容易多了。明明都是平字辈,待遇的差别还真大。
  “……说的真好,我都想给你鼓掌了——没办法,就窗口抖动一下聊表心意吧。”
  she has sent you a nudge。
  “但是呢——”虽然我无法直接用自己的双目确认,但是可以肯定对方咪出一个捕食者特有的精悍眼神“我有一个新闻要跟你说——”

  “我有一个新闻要跟你说。你聊天的时候心无旁骛真是一个好习惯啊,特别是今天,帮了我大忙。”
  不妙,非常的不妙。人类的第六感正在用力猛敲手里的小铜钟。然而此刻我除了看着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粉末登场的“正在输入”之外无可奈何。
  终于,审判的时刻来临了。
  聊天软件的窗口弹出一行信息。
  “他们要关了阅读器。”
  ……啊?
  “他们要关了阅读器。七月一日,真是个向党献礼的好日子啊。据说是因为用户在不断减少……呵呵,谁知道呢?不管怎么说,他们还真的是挺负责任的。真的,毕竟是免费服务嘛,又在今天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
  她说阅读器?她是说那个阅读器?那个意义等同于接入互联网的阅读器?那个能为我收集地球上几乎任何博客论坛网页信息的阅读器?那个承载着我的思想和意识的阅读器?那个陪伴我八年之久的阅读器?
  据说,人类在生命无法承受之重的时候,可以免费领取额外加演的上帝视角电影票一张,满足居高临下审视自己生活的愿望。演员是任何出现在视野里的人,导演是生活自己,剧本根据情节轻重,一般会转移到卧室或者医院。
  我的小电影也大致如此。比如后来妹妹专用的铃声不断作响,比如妹妹出现在我面前拳打脚踹,比如妹妹说楼下的公交车站出了交通事故,比如妹妹因为放心我没事的梨花带雨,比如其他我已经记不太清楚的林林总总。
  哎呀,不过这些事情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阅读器都要被关掉了嘛。

  人生之中重要的事情来得总是非常突然。
  有时候是因为完全没有准备的措手不及。
  有时候是因为准备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
  比如没有阅读器,这种事情。
  下次玩聊天软件之前翻翻老皇历吧,今天还真是不宜会友啊。
  
  唉,反正以后吾大概就是一个蒙昧的傻逼了吧。

Sayonara Google Reader》上有16条评论

  1. BK 文章作者

      谷歌阅读器也用了好多年,我大萝莉贝塔作为一个挨踢评论站点,没个意思意思的悼文怎么行呢,广大读者朋友也不能答应啊!虽然作者写的故事又难看,文笔又烂,又是死妹控死宅主人公,好在中心思想是纪念一下即将逝去的GR,虽不能入眼,却聊表心意啦。
      
      另外,接到不少热情读者来信逼坑,咳这个问题……再让坑发酵一下,只要W大大不因差评太多赶走小的,坑终有填满的一天!

    Google Chrome 25.0.1364.172 Google Chrome 25.0.1364.172 Windows 7 Windows 7
    回复
  2. wettuy

    不愧是每次都能令咱羞愧的BK老师 :07:
    话说,自从greader放出消息说要关闭以来,咱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到底RSS的未来是什么?其实这些都是趋势,google不会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以后的阅读,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呢

    Firefox 22.0 Firefox 22.0 Windows 8 x64 Edition Windows 8 x64 Edition
    回复
  3. nomaka

    我在睡梦中收到 BK老湿 更新blog的短信~~~~ 刚到公司开完会就来 留言啦~~~

    Google Chrome 25.0.1364.172 Google Chrome 25.0.1364.172 GNU/Linux x64 GNU/Linux x64
    回复
    1. BK 文章作者

      啊,竟有短信逼回复如此不道德的事情,nomaka桑我们一起坚决与之斗争到底!

      Google Chrome 25.0.1364.172 Google Chrome 25.0.1364.172 Windows 7 Windows 7
      回复
  4. diky

    为啥我今天才从Feedly看到这篇更新…
    作为一只常年在GR订阅LoliBeta的潜伏者,现在已经改用Feedly来订阅了。

    Google Chrome 26.0.1410.64 Google Chrome 26.0.1410.64 Windows 7 x64 Edition Windows 7 x64 Edition
    回复
  5. B.K.

    今天又看到一次还以为诈尸了……W站长快救救我们的RSS输出啊!

    Google Chrome 26.0.1410.64 Google Chrome 26.0.1410.64 Windows 7 Windows 7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